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念群的博客

 
 
 
 
 
 

“思想”与“学术”岂能如此二分?

2009-9-1 18:11:04 阅读4446 评论4 12009/09 Sept1

杨念群:“思想”与“学术”岂能如此二分?——就九十年代学风质疑于朱学勤、陈少明两先生

自从去年《中国社会科学季刊》与《中国书评》发起“社会科学的规范化与本土化”讨论以来,在舆论界的反响可谓众说纷纭,特别是对“规范化”涵义的界定已经出现了一些异议和误读,对“规范化”讨论持激烈批评态度的典型议论集中地体现在近期《现代与传统》上发表的朱学勤、陈少明二位的文章中,他们对“规范化”讨论的质疑大致集中于两个问题:一是断定九十年代的学界发展可能出现了一个学术重于思想的十年。朱学勤认为如果没有思想支撑,单方面的学术成就就有变成病态的“跛脚成就”的危险。(朱学勤,1995)二是把九十年代的“社会科学规范化”讨论等同于一场“科学化”运动的复兴。陈少明认为《中国书评》提出的办刊宗旨是一个非常“科

作者  | 2009-9-1 18:11:04 | 阅读(4446) |评论(4) | 阅读全文>>

乾隆眼中的“天一生水”

2009-9-1 18:10:16 阅读4299 评论2 12009/09 Sept1

乾隆眼中的“天一生水”

《文字何以成狱?——清初士人逃隐风格与“江南”话题》之引言

1774年是弘历在位的第三十九个年头,这年六月的一天,御书房的龙案上摆放着一张图纸,弘历正俯身细细揣摩端详,纸面上的图样象是一幅坐北朝南的古典建筑的剖面图。这张图是两淮盐道寅著刚刚进呈上来的江南藏书楼天一阁的建筑图样。弘历近期感到心情不错。因纂修《四库全书》而发布的征书谕旨经几番反复后从这年开始被执行得顺畅起来,浙江宁波府最大的藏书楼天一阁的主人范懋柱刚刚挑选出了638种书籍捐献给朝廷,献书数量仅次于扬州盐商马氏兄弟。在他的示范下,另有三位藏书家捐书亦达数百种,弘历高兴之余亲自下谕旨各颁给一部《古今图书集成》予以奖励。

作者  | 2009-9-1 18:10:16 | 阅读(4299) |评论(2) | 阅读全文>>

为什么要重提“政治史”研究

2009-9-1 18:09:56 阅读4439 评论3 12009/09 Sept1

(一)政治史为什么“消失”了

以上的标题看上去似乎有些耸人听闻,在人们的记忆中,“政治史”曾经在现代中国的历史叙述系谱中占有至高无上的地位,除了社会经济史因论题内容与之相呼应,可以配合其某些讨论而拥有较为显赫的位置外,“历史学”几乎完全可以和“政治史”划等号。但进入20世纪80年代末期,“政治史”这块“帝国版图”迅速被“文化史”和“社会史”等新兴学科所吞噬和肢解,最终沦落成为边缘学门。这倒不是说“政治史”没人研究了,而是其作为方法论支配地位的急剧衰落至为明显。“政治史”遭此际遇的大背景自然与中国史学界受当代西方理论影响,开始转向关注下层日常生活的“社会史”趋向有关。其严重程度几乎到了任何政治现象似乎只有涵化到“地方史”的框架里才能得到更为精细与合理的解释。

作者  | 2009-9-1 18:09:56 | 阅读(4439) |评论(3) | 阅读全文>>

我看“大一统”历史观

2009-9-1 18:06:48 阅读882 评论1 12009/09 Sept1

“大一统”作为一个古老的观念,《公羊传》即已首发其义。本文无意于对“大一统”之词源进行细密考证,而是想对“大一统”作为一种历史观和治理策略造成了怎样的政治后果,以及这种后果对后人心理产生了怎样的致命性影响略陈己见。

“大一统”对中国现实人群的政治心理具有高度的制约能力,不过其支配内涵和方式却显得相当微妙暧昧。说的严重一点,一谈起“大一统”,中国人心情几可用又爱又恨加以形容。一方面,“大一统”在人们头脑中折射出的第一个印象肯定是拥有广阔无垠的疆域和由此引发的自豪之情,以及凝聚于此地域之中不同族群之间的和睦之态,遂成为弘扬现实爱国主义的最直观的心理动源。另一方面,“大一统”又被涂抹成黑色,与专制压抑的王朝统治风格始终脱离不了干系,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君王打压异己的种种恶行,遂又成为黑暗年代的代名词。

作者  | 2009-9-1 18:06:48 | 阅读(882)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中国当代史学全批判

2009-9-1 18:06:30 阅读890 评论2 12009/09 Sept1

当下今日的中国史学被“科学主义”(非“科学”本身)所毒害不是一天两天了,“结构”“量化”“趋势”“规律”的僵化表述使大多数中国史学作品活像一些毫无人文血色的贫血婴儿。

把"感觉主义"和严肃刻板的追求"真实"的史学连在一起,使这个词很容易招惹人生出许多负面的想像,比如人们会想像那些具有丰富"感觉"并刻意突出其作用的人一定是对收集史料的活儿怕苦怕累,推三阻四才想出这么一个使自己轻松的办法。可我认为,在当下的中国史学界内突出"感觉"的意义,并没有故意赶时髦或耸人听闻的意思,也绝没有蔑视和轻松逃避史学积累工作的意图。也许可以这样理解,我在这里大谈"感觉"的起因正是因为自己实在无法容忍目前史学界的一些治学弊端而做出的"矫枉必须过正"的无奈姿态。这姿态也许有些戏仿当年胡适的味道,一些人

作者  | 2009-9-1 18:06:30 | 阅读(890) |评论(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海淀区

 发消息  写留言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副所长,教授,博导。1964年生于北京。1985年获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学士学位,1988年获硕士学位,1991年获博士学位。著有《儒学地域化的近代形态:三大知识群体互动的比较研究》、《甲午百年祭:多元视野下的中日战争》、《空间-记忆-社会转型-“新社会史”研究论文精选集》、《杨念群自选集》等。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